首頁 搜索 分類
您的位置:首頁 » 行業動態 » 行業新聞

電影人黃基鴻:安于塵 樂于土

黃基鴻曾經是香港影視界一流的特技化妝高手,事業如日中天時突然撒手不干,不但離開了影視界,而且還離開了香港,移居到加拿大。到了加拿大之后黃基鴻開始了他夢想中的生活,跟大自然的泥土和樹根打上了交道。 “這輩子就惦著泥土。多倫多是一個有進有退的地方,既可以享受現代生活,又可以和現代保持距離。我就像住在紐約郊區。管他春夏與秋冬,隨時可以封閉,隨時可以出去,這樣才是我理想中的健康人的日子。過去做電影特技師的時候,掙錢很多,人在江湖身不由己,那種生活帶著你走。

”從黃師傅的這番話里,我們聽到了一種逍遙、自在的聲音。“身不由己”是我們在都市生活中常聽到的感嘆,其實,并不是身不由己,而是“身”讓自己內心喂養的欲望支配,最后欲望變成了一個巨大的雪球,越滾越大,“身”就這樣活活地被毀掉了。黃師傅是一個對欲望有警惕且根性堅實的人,而這深植于一生的根性,與他對泥土的這份惦記有著密切的關聯。 有什么樣的生活觀和情致,就會有什么樣的空間來安放自己的日子。黃師傅買下了“一個有七年歷史的房子,當時買的時候用了25萬加元,半畝多一點的面積。房子是140平方米。” 去他家拜訪的那天大霧迷漫,他的家隱藏在大霧中,接近他家房屋時,一座造型獨特的雕塑作為標志性的指示,
靜立在滿是落葉的小徑旁。低矮錯落的房屋在樹林的掩映之中…… 聽朋友們講,從房屋外貌的大小高低就能分辨出香港移民和加拿大本地人,香港人的房子大多都蓋到政府允許的高度,生怕浪費了一點點空間,而本地的人相反,他們的房子大多盡量的矮,與大地保持著親近。也難怪,香港人生活在一個彈丸之地,大空間的居室太不易了。在這點上黃師傅倒不像他的同胞,想必這也與他對泥土的情愫有關。“居住的面積不是越大越好,大但是空的有什么用?一個家要實用,要有美感,美感并不是奢華。生活絕對不是建立在金錢上的,最重要的是你要懂得怎樣欣賞生活中哪怕是一點點的美感。” 到他家的時候他正在干活,
旁邊燃著一個老式的爐子,爐子上幾乎總放有一口鍋,燒水、做飯或者煲湯。這情景很是隨意家常,一種濃濃的家居生活情致,立刻讓我們感覺輕松溫暖。 走進他的家,進門看到陳設架上滿目的陶藝作品,每件都是經由他夫人選的。“做好了一件作品之后,先讓老婆用,老婆感覺好了才拿出來。”僅憑這句話,這個家庭就有一種讓人羨慕的和諧。 進這個家馬上就知道豪華不是他的風格,自然親近隨意是他的喜愛。整棟房子幾乎都是開放式的,一眼可以看個通透,這個家庭的人喜歡家人相互能看到,相互能照應。 居室的家具不多、也不豪華,一切都和這個家庭關系的和諧非常一致。黃師傅說:對于一個家來說,
“家具非常重要,家具舒服是第一的,用什么材料的家具要根據自己家的地理位置和氣候來決定。很多富有的人不懂得生活,為了要有品位就買名牌,用價格來體現自己的品位。家要擺得自然不造作很難。自然是慢慢感覺出來的。舒服就是一種自然的體現。” 黃師傅非常在意環境的參與,在意自然和空間的關系,在意形式,這種在意從他的陶藝、從家庭中一件件小小的用具和配飾中就可見一斑。黃師傅的陶藝獲了很多的獎,他的作品每一件都賣得比較貴,但是,喜歡的人就是喜歡,無論多少錢都買,他珍惜自己的創造,一件就是一件,自己不滿意的作品從不隨意出手。 天要黑的時候,我們在他的家里用了晚餐,晚餐的餐具是黃師傅創作的美輪美奐的陶器。
幾人圍坐,一道道的佳肴,一件件精彩的餐具,放著30年代周璇的老唱片,談著泥土、自然和家:“家是私人空間不是公共場所。只有在家才能找到自己存在的意義。這就是家對于我們的重要之處……” 一個家,華麗是容易的,只要有錢。寧靜、雅致、和諧、自在,卻是不易的,富不顯豪華,貴不流俗套。放置心靈、情感與身體的空間是一個殿堂,心靈、情感與身體在其間要舒暢、自在,受到撫慰。要不,為什么有錢沒錢的都那么在乎一個家? 告別黃師傅之后,不知為什么又禁不住回頭久久凝視著他的家,本來想請他談談空間結構設計的想法不知何時被消解了,他的生活態度和生活情致卻深深地縈繞于心際,
像那霧,久久不散……
下一頁
推薦給朋友吧!
搜索
喜欢就按个赞吧!!!
点击关闭提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