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搜索 分類
您的位置:首頁 » 行業動態 » 行業新聞

打破膠囊酒店局限,日本建筑師自營“極簡”微型酒店

 日本微酒店啟示

建筑師自己開酒店似乎已成潮流?在設計了一系列的作品后,建筑師更渴望有一個屬于可以與大家分享的“私人空間”,

酒店或許是一個不錯的嘗試。

△比爾·本斯利的最新酒店品牌:bensely collection

tarokagami是來自日本的一位建筑師,在做建筑設計之余,他也是一位知名撰稿人,在廣告領域做的風生水起。

△代表建筑作品,日本戲劇城

△藝術裝置,empathy-unborn

最近他干了一件頗受關注的事兒,Zen tokyo酒店是他的第一次嘗試,從設計到后期的運營,完全自己來做!

膠囊酒店與奢華酒店有著云泥之別,但在這家酒店的設計中,tarokagami融入了更多自己關于社會的思考,將禪宗極簡主義融入膠囊酒店的整體設計中。

△設計效果圖

“保持最小,體驗最大”這是Zen tokyo酒店的宗旨,在小面積的劣勢環境中做了突破式的創新!

△酒店周邊

1

微型膠囊酒店也可以很“奢華”

tarokagami從日式茶館獲得啟發,設計膠囊酒店。zen tokyo酒店共有78間膠囊和客房,分布在現代建筑的七個樓層。有趣的是,酒店的每個房間都是一個艙(膠囊型住宿),膠囊型住宿顯然更加豪華,散發著傳統茶館的輕松氛圍。

大多數落地式膠囊都配有100厘米寬的西式單人床、120厘米寬的半雙人床和榻榻米地板,房間有五種類型,每種都有不同的床型和地板表面。

極大得照顧到客戶的居住體驗,客戶可以根據身高選擇哪一種戶型,最高可達2.2米。

為了提升每個膠囊中正宗的日本氛圍,墻上裝飾了一些東京藝術大學畢業生的原創藝術作品。

△床頭儲物柜

2

獨特的地下室酒吧和休息室

酒店設有地下酒吧和咖啡廳,白天這個空間充當了咖啡館或是圖書館,也可以舉辦展覽,在晚間則是一個微型的mini酒吧。

△極吧臺

酒店的設計刻意模仿傳統的日本茶館,從微妙的細節和天然材料中便可體現一二。簡潔的線條和簡約的裝飾為餐廳營造出寧靜的用餐體驗。

Kota是東京市中心Hibiya的TOYO餐廳的總經理兼廚師侍酒師。他為東京禪宗酒店制作了一份“日本制造”的菜單,為客人提供了日本最好的酒、葡萄酒和清酒。

此外,你還可以使用獨立的休息室,在那里工作或閱讀。

3

便捷的生活設施

雖然定位僅是膠囊酒店,zen tokyo酒店極大得考慮到了客戶的生活便捷性,在這里,你可以享受到私人儲物柜,全套淋浴設施和公共浴室的毛巾以及投幣式洗衣設施。

△儲物室

△洗衣房

△淋浴室

作為一家膠囊式酒店,zen tokyo酒店無疑是一次創新之舉。在面積受限的各種劣勢的境遇中,zen tokyo找到膠囊酒店新發展之路。

△酒店周邊

1

微型膠囊酒店也可以很“奢華”

tarokagami從日式茶館獲得啟發,設計膠囊酒店。zen tokyo酒店共有78間膠囊和客房,分布在現代建筑的七個樓層。有趣的是,酒店的每個房間都是一個艙(膠囊型住宿),膠囊型住宿顯然更加豪華,散發著傳統茶館的輕松氛圍。

大多數落地式膠囊都配有100厘米寬的西式單人床、120厘米寬的半雙人床和榻榻米地板,房間有五種類型,每種都有不同的床型和地板表面。

極大得照顧到客戶的居住體驗,客戶可以根據身高選擇哪一種戶型,最高可達2.2米。

為了提升每個膠囊中正宗的日本氛圍,墻上裝飾了一些東京藝術大學畢業生的原創藝術作品。

△床頭儲物柜

2

獨特的地下室酒吧和休息室

酒店設有地下酒吧和咖啡廳,白天這個空間充當了咖啡館或是圖書館,也可以舉辦展覽,在晚間則是一個微型的mini酒吧。

△極吧臺

酒店的設計刻意模仿傳統的日本茶館,從微妙的細節和天然材料中便可體現一二。簡潔的線條和簡約的裝飾為餐廳營造出寧靜的用餐體驗。

Kota是東京市中心Hibiya的TOYO餐廳的總經理兼廚師侍酒師。他為東京禪宗酒店制作了一份“日本制造”的菜單,為客人提供了日本最好的酒、葡萄酒和清酒。

此外,你還可以使用獨立的休息室,在那里工作或閱讀。

3

便捷的生活設施

雖然定位僅是膠囊酒店,zen tokyo酒店極大得考慮到了客戶的生活便捷性,在這里,你可以享受到私人儲物柜,全套淋浴設施和公共浴室的毛巾以及投幣式洗衣設施。

△儲物室

△洗衣房

△淋浴室

作為一家膠囊式酒店,zen tokyo酒店無疑是一次創新之舉。在面積受限的各種劣勢的境遇中,zen tokyo找到膠囊酒店新發展之路。

 相關用戶問答
下一頁
推薦給朋友吧!
搜索
喜欢就按个赞吧!!!
点击关闭提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