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搜索 分類
您的位置:首頁

慕思要上市 又一個龍頭家居企業擁抱資本市場

據證監會網站顯示,慕思已經在9月28日辦理了輔導備案登記。

該信息的公布,意味著作為一家床墊龍頭企業,慕思已著手上市工作。其實在前幾年的時候,就有信息透露出了慕思有上市計劃。

尤其是隨著眾多一線家居品牌完成上市計劃,要想繼續增強競爭力、做大做強,像慕思這樣的細分市場龍頭企業,很難脫離資本市場的助推。

大材研究認為,目前各個細分家居品類里,還有大量非上市的龍頭企業,比如衛浴行業的恒潔、九牧、箭牌;陶瓷行業的新明珠、新中源等;木門行業的TATA、夢天等,都是有潛力上市的。

而且,這些公司未來都有可能準備上市,畢竟眾多細分家居行業里,前幾強的公司都已經對接資本市場,比如地板、定制家具等。

慕思籌備上市

據證監會官網公示信息,其具體內容是:

慕思健康睡眠股份有限公司已于2020年9月28日在廣東證監局辦理了輔導備案登記。

為進一步提高股票發行上市透明度,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,現將該公司輔導備案登記的有關情況予以公示,接受社會各界監督。

慕思健康睡眠股份有限公司注冊地址:廣東省東莞市厚街鎮厚街科技大道1號;公司法定代表人:王炳坤;輔導機構:招商證券股份有限公司。

廣東證監局舉報電話:020-37853900;通訊地址:廣州市天河區臨江大道3號發展中心大廈15樓(郵編510623)。

在輔導備案之前,慕思已完成改制,據企查查信息,2020年9月10日,慕思品牌的運營公司正式更名,從原來的東莞市慕思寢室用品有限公司,改為慕思健康睡眠股份有限公司。

從上市流程來看,慕思走到了第二步,也就是改制之的輔導。輔導階段,一般要一到三個月,也會有更長的。輔導完成后,則是提交申報材料到證監會。后面還要經歷溝通反饋、上發審會、正式發行等階段。

比較順利的情況下,慕思能夠最終登陸A股,也要到2021年或2022年了。

不過,慕思的股權結構比較集中,目前的股東結構里,據企查查信息,實際控制人是王炳坤、林集永,

兩人的持股比例都是22.8281%,最終受益股份都是48.5222%。

慕思有一個大股東是東莞市慕騰投資有限公司,持股46.875%,不過這家公司的兩個股東是王炳坤、林集永,分別持股50%。

在行業里頗有影響力的職業經理人姚吉慶,在慕思持股1.2188%,受益股份顯示為2.5%。

實力如何

在專注型、活躍型企業里,慕思都能排到很靠前的位置。

雖說還沒有公布具體的營收情況,但從各方信息來看,預計跟已經上市的喜臨門差別不會太大。

據公開信息,喜臨門2017年營收做到了31億元。2019年總營收沖到了48.71億元。

其中,床墊27.32億元,占整體的56.08%;軟床及配套產品10.36億元,沙發收入6.19億元,還有酒店家具賣了3.38億元,影響業務還有1.25億元。

有報道透露,慕思前兩年營收已經到了三四十億的規模,而且2017年就制定了百億計劃,也就是2021年總產值做到100億元。

從影響力來看,慕思也是非常有實力的,比如慕思床墊的詞條瀏覽量高達90萬,喜臨門有120萬。在百度指數、微信指數等指標上,雙方的差距也不是很大。

銷售網絡方面,慕思聲稱全球有4800多家專賣店,

在中國之外,遍及澳大利亞、美國、意大利、加拿大等。

喜臨門2020半年報里,公布的門店總量接近2700家,包括喜臨門、M&D、夏圖三家。

慕思成立的時間不算太長,2004年創辦,到2020也不過16年時間,做到當前的規模,算得上床墊界富有傳奇色彩的牌子。

據大材研究的觀察,慕思的經營策略頗有獨到之處:

一是產品保持高頻次的創新,從乳膠到智能,基本上都沒有落后,尤其是現在的智能床墊,可以說比較領先了。

二是營銷的高活躍度與具體打法,在整個泛家居行業里,都能排上座次。

三是在塑造高端品牌形象這件事兒上,同樣很成功。一般來講,現在讓人能夠第一時間想到的高端床墊品牌,慕思往往都是其中之一。

比如有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慕思,但煙斗老爺子的畫面,經常出現在高鐵或機場里,卻深入路過者的腦海。

這幅畫面,給人進口品牌的錯覺。早年的時候,進口總是高端的,即使現在消費認知變了,但這種錯覺卻流傳了下來,開了個好頭。

在品牌布局上,慕思的打法也有差異化,具體策略是:以慕思作為主力,打造多個副牌,包括歌蒂婭、凱奇、3D、0769、V6、蘇菲娜、愛迪奇、兒童、國際、助眠、PAULY、蘇斯等。

每個子品牌都有它獨特的定位與目標客戶群體,比如歌蒂婭主打女性用戶群體,以簡歐、簡美等風格為主。凱奇主推布藝寢具,突出現代簡約風。3D品牌以3D材質入手,從材質出發的一個獨立品牌。蘇斯則是專為歐派打造的睡眠品牌。

子品牌矩陣式的做法,跟其它起家于床墊品類的公司相比,差別還是比較大的。

據大材研究了解,絕大多數公司都是到一定規模后,才可能考慮一兩個子品牌,再慢慢擴張。或者是做產品系列,每個系列有不同的定位,但隔幾年就會把產品系列的名字改了,往往不會持續推同樣的系列名稱。

慕思卻沒有那樣做,創辦不久之后,就推出了子品牌,隨后幾年連續推了幾個子品牌,動作很快,凱奇、0769、3D等幾個品牌,都是公司成立一兩年后就推出的。

一個值得肯定的經營策略是,慕思的子品牌名稱基本沒有改過,延續到了現在,經過較長時間的積累,它的市場認可度越來越堅實。

連續多年辦“睡眠文化之旅”,基本上做成了一個有影響力的營銷活動IP,大材研究在《泛家居50個爆款營銷案例》里,對這個有一些介紹。

以前是歐洲睡眠文化之旅,連續幾年,跟歐洲結合,對高端認知還是有幫助的,后來又做成“全球睡眠文化之旅”。

每年都會裝進去豐富的內容,倡導睡眠文化,比如請客戶代表參加,或請來李冰冰、許巍、李建、陳奕迅、劉德華等明星,要么瑜伽,要么辦演唱會,大多數時候都能將影響力放大。

大概是從2014年起,慕思每年都會分析不同群體的睡眠情況,比如企業家、中產階級、青年、互聯網用戶等等,研究每個圈層的睡眠質量,發布報告,提出解決辦法。

報告清單:《2016中國中產階層睡眠指數白皮書》、《中國企業家健康睡眠指數白皮書》、《2018中國互聯網網民睡眠白皮書》等,成為行業現象。

而且不時會有一些創意動作,提振影響力,比如當年為了推廣凱奇品牌,慕思將一個蒸汽機時代的老爺火車頭命名為“慕思號”,開進了東莞名家具展。現在不新奇了,但以前還是比較有意思的。

上線網絡賀歲大片《床上關系》、發布睡眠音樂大碟《覺》;與許巍聯手定制單曲《我的愛》及MV,推廣“今晚,睡好一點”主張;招募睡眠體驗師,提出睡眠儀式感;8年前跟蘭博基尼寢具合作,借奢侈品牌增強自身的高端競爭力;登陸紐約時代廣場大屏等。

在線上消費大熱的環境下,慕思的電商做得相當強,近幾年的雙十一較量,慕思基本上能占得一席之地。

再者,產品上的高頻次換代,技術積累,概念層出,支撐了慕思的成功。比如2017年時,將3D布料用于床墊的填充物,開發出可水洗的3D床墊,頗受好評。

后來又全力搭建“健康睡眠系統”,已5次換代,突出睡眠監測、調節床墊軟硬程度、定制不同睡感等賣點。

其中,在材料上也在想辦法創新,比如推出太空樹脂球材料,實現無壓狀態,多年使用不變形。

近四年來的慕思,在智能床墊領域堪稱全面發力,比如力推智能床墊智aiα、人工智能床墊T9、T10等,線上線下辦了不少推廣活動。

其中T10降到了3萬多元,與格力聯手研發,提出了智能睡眠空間的概念,該床墊與格力智能家電構成完整的智能臥室,床墊與空調、加濕器、空氣凈化器等互聯。

一個顯著的變化是,慕思的品類布局持續擴張,比如按摩椅、家紡、助眠產品、沙發、床頭柜、梳妝臺、休閑椅、床等,都已經是慕思的重點產品,并且涉足了電動床,推出了幾款產品。

據大材研究的觀察,前段時間,慕思凱奇已上線了全寢設計方案,包括床架、床頭柜、床尾凳、休閑桌椅、掛衣架、穿衣鏡等在內的整體搭配設計。并且引進了景觀式臥室體驗的概念,讓臥室變成美學空間,打造賞心悅目的臥室體驗。

一旦將全寢業務跑通,并且在智能床墊上獲得成功,慕思的增長空間依然還有。

大材研究認為,更有優勢的一點是,慕思搶先占到了偏高端的消費認知層次,這正好可以抓住家居消費升級的長期趨勢。

但煙斗老爺子的畫面,經常出現在高鐵或機場里,卻深入路過者的腦海。

這幅畫面,給人進口品牌的錯覺。早年的時候,進口總是高端的,即使現在消費認知變了,但這種錯覺卻流傳了下來,開了個好頭。

在品牌布局上,慕思的打法也有差異化,具體策略是:以慕思作為主力,打造多個副牌,包括歌蒂婭、凱奇、3D、0769、V6、蘇菲娜、愛迪奇、兒童、國際、助眠、PAULY、蘇斯等。

每個子品牌都有它獨特的定位與目標客戶群體,比如歌蒂婭主打女性用戶群體,以簡歐、簡美等風格為主。凱奇主推布藝寢具,突出現代簡約風。3D品牌以3D材質入手,從材質出發的一個獨立品牌。蘇斯則是專為歐派打造的睡眠品牌。

子品牌矩陣式的做法,跟其它起家于床墊品類的公司相比,差別還是比較大的。

據大材研究了解,絕大多數公司都是到一定規模后,才可能考慮一兩個子品牌,再慢慢擴張。或者是做產品系列,每個系列有不同的定位,但隔幾年就會把產品系列的名字改了,往往不會持續推同樣的系列名稱。

慕思卻沒有那樣做,創辦不久之后,就推出了子品牌,隨后幾年連續推了幾個子品牌,動作很快,凱奇、0769、3D等幾個品牌,都是公司成立一兩年后就推出的。

一個值得肯定的經營策略是,慕思的子品牌名稱基本沒有改過,延續到了現在,經過較長時間的積累,它的市場認可度越來越堅實。

連續多年辦“睡眠文化之旅”,基本上做成了一個有影響力的營銷活動IP,大材研究在《泛家居50個爆款營銷案例》里,對這個有一些介紹。

以前是歐洲睡眠文化之旅,連續幾年,跟歐洲結合,對高端認知還是有幫助的,后來又做成“全球睡眠文化之旅”。

每年都會裝進去豐富的內容,倡導睡眠文化,比如請客戶代表參加,或請來李冰冰、許巍、李建、陳奕迅、劉德華等明星,要么瑜伽,要么辦演唱會,大多數時候都能將影響力放大。

大概是從2014年起,慕思每年都會分析不同群體的睡眠情況,比如企業家、中產階級、青年、互聯網用戶等等,研究每個圈層的睡眠質量,發布報告,提出解決辦法。

報告清單:《2016中國中產階層睡眠指數白皮書》、《中國企業家健康睡眠指數白皮書》、《2018中國互聯網網民睡眠白皮書》等,成為行業現象。

而且不時會有一些創意動作,提振影響力,比如當年為了推廣凱奇品牌,慕思將一個蒸汽機時代的老爺火車頭命名為“慕思號”,開進了東莞名家具展。現在不新奇了,但以前還是比較有意思的。

上線網絡賀歲大片《床上關系》、發布睡眠音樂大碟《覺》;與許巍聯手定制單曲《我的愛》及MV,推廣“今晚,睡好一點”主張;招募睡眠體驗師,提出睡眠儀式感;8年前跟蘭博基尼寢具合作,借奢侈品牌增強自身的高端競爭力;登陸紐約時代廣場大屏等。

在線上消費大熱的環境下,慕思的電商做得相當強,近幾年的雙十一較量,慕思基本上能占得一席之地。

再者,產品上的高頻次換代,技術積累,概念層出,支撐了慕思的成功。比如2017年時,將3D布料用于床墊的填充物,開發出可水洗的3D床墊,頗受好評。

后來又全力搭建“健康睡眠系統”,已5次換代,突出睡眠監測、調節床墊軟硬程度、定制不同睡感等賣點。

其中,在材料上也在想辦法創新,比如推出太空樹脂球材料,實現無壓狀態,多年使用不變形。

近四年來的慕思,在智能床墊領域堪稱全面發力,比如力推智能床墊智aiα、人工智能床墊T9、T10等,線上線下辦了不少推廣活動。

其中T10降到了3萬多元,與格力聯手研發,提出了智能睡眠空間的概念,該床墊與格力智能家電構成完整的智能臥室,床墊與空調、加濕器、空氣凈化器等互聯。

一個顯著的變化是,慕思的品類布局持續擴張,比如按摩椅、家紡、助眠產品、沙發、床頭柜、梳妝臺、休閑椅、床等,都已經是慕思的重點產品,并且涉足了電動床,推出了幾款產品。

據大材研究的觀察,前段時間,慕思凱奇已上線了全寢設計方案,包括床架、床頭柜、床尾凳、休閑桌椅、掛衣架、穿衣鏡等在內的整體搭配設計。并且引進了景觀式臥室體驗的概念,讓臥室變成美學空間,打造賞心悅目的臥室體驗。

一旦將全寢業務跑通,并且在智能床墊上獲得成功,慕思的增長空間依然還有。

大材研究認為,更有優勢的一點是,慕思搶先占到了偏高端的消費認知層次,這正好可以抓住家居消費升級的長期趨勢。

 相關用戶問答
推薦給朋友吧!
搜索
喜欢就按个赞吧!!!
点击关闭提示